金沙贵宾会vip登录|欢迎您

<td id="ge4eg"></td>
<table id="ge4eg"></table>
  • 广东云浮金融助力“双疫情”后的生猪保供稳价

    来源:金融时报

    点击:

    A+A-

    相关行业: 生猪

    关键词:

      我要投稿

        编者按

        在当地金融系统等多方力量的共同支持下,云浮市规模化生猪养殖企业基本都在全力增产,以期明年能够恢复到非瘟疫情前的生产水平,并稳住市场价格。与此同时,在经历了“双疫情”后,行业内主体对生猪养殖的未来发展趋势也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和期待。

      8.png

        农业农村部在今年10月份的公开数据显示,全国生猪和能繁母猪存栏均已恢复到正常年份80%以上的水平,生猪规模养殖比重达到53%,较非洲猪瘟疫情发生前提高了约12个百分点,猪肉批发价格也处于可预期的波动下调中。可以看到,促进生猪养殖恢复及一系列的配套政策取得了阶段性成效。近日,《金融时报》记者实地走访了半年前曾电话采访的广东省云浮市的多家生猪养殖企业、金融机构和相关部门。记者注意到,在当地金融系统等多方力量的共同支持下,云浮市规模化生猪养殖企业基本都在全力增产,以期明年能够恢复到非瘟疫情前的生产水平,并稳住市场价格。与此同时,在经历了“双疫情”后,行业内主体对生猪养殖的未来发展趋势也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和期待。

        第一时间支持产能恢复

        “其实在非瘟波及广东之前,我们就已经在加强防疫工作了。”自2014年开始,广东保加利农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加利农牧”)就在组织当地的家庭农户开展生猪规模化养殖。公司经理麦小平的印象中,在2016年被划定为生猪生产约束发展区后,广东省就在有意识地推动生猪规模化养殖转型,因此即使在非瘟疫情来临之前,省内生猪养殖散户也只占35%,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保加利农牧是云浮市新兴县第一家被确立为肉猪供港澳的生产基地。在2019年,公司又成为了粤港澳大湾区“菜篮子”生产认证基地和国家级生猪产业园示范单位。“我们在防疫和标准化生产方面的投入一直是较高的,但面对来势汹汹的非瘟疫情,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存栏损失掉接近三分之一,能繁母猪则几乎全部受到影响。”麦小平最先感受到的就是资金压力。“从降低一次性投入和带动当地养殖户增收的角度考量,我们这边的养殖企业之前多数采取‘公司+农户’的形式。在提供必要生产资料的基础上,我们也要对所带动的家庭养殖户的猪场建设、养殖全过程、排污和防疫等进行技术指导和管理,以保证产品出产。相应地,生猪收购价格由合同定价和市场风险奖励两部分构成。”因此,非瘟疫情下的生猪死亡造成了养殖企业前期投入的损失。

        新兴县另一家规模化生猪养殖企业——惠兴农牧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郑汉斌告诉记者,更重的资金压力是之后在产能恢复上的投入。“最初的猪肉价格涨幅高于出栏数降幅,其中蕴含的是供给较难恢复的市场预期。不过,生猪养殖毕竟是关乎民生的重要产业,在政府引导和较高利润的推动下,出栏量恢复不会太慢,价格也终将回归正常。在此之前,更快恢复产能的企业将获得更多的利润和市场占有率。”一方面,养殖企业要抢占市场;另一方面,单位养殖成本提升也推进着资金投入的加码。多家企业都表示,从去年到现在,防疫、饲料和环保成本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非瘟的出现要求我们对防疫工作要进行从内到外、硬软件的全面升级,而近两年,玉米和豆粕价格的上升又导致了生猪饲料价格的抬升。”郑汉斌说。

        “当地不少生猪养殖企业都是我们的客户,我们在去年及时发现了他们在产能恢复中的资金需求。”新兴农商银行行长金向华说。新兴县是广东省规模最大的畜禽养殖县之一,因此生猪养殖也是当地金融机构较为关注的行业之一。为了缓解其后续的生产压力,新兴农商银行面对新形势出台了一系列的支持措施。“在对重点辖区派出指定人员跟进的基础上,我们行推出了‘生猪贷’,并提供优惠利率和专用通道,尽力保证符合防疫标准的养殖企业尽快取得用以恢复产能的资金支持。”金向华介绍,“生猪贷”在对生猪活体进行动产融资统一登记后,可通过信用、保证或抵押等方式批复贷款申请;该行同时对这类贷款提供利率优惠,较一般性贷款低100BP;在合规前提下开设的“生猪贷”优先办理通道,也为养殖企业争取到了更多的时间。据该行统计,从贷款产品推出以来,新兴农商银行已累计对生猪养殖企业投放了7016万元,相应的利率优惠为行业节约财务成本约100万元。

        关注稳价后的需求

        金向华向记者坦言:“目前,以活体抵押的方式为生猪养殖主体提供贷款,仍然需要克服不少难题。对于本地生猪养殖主体,我们也是因为一直合作,再加上同人民银行在近一年多时间里的频繁调研和走访,才让我们发放贷款有了更充足的底气。”

        在去年的非瘟疫情后,人行广州分行就一直在关注生猪养殖行业的变化。包括人行云浮中支在内的9个地市中支通过充分调研,对生猪价格走势及行业变化作出预测,参与云浮市生猪养殖产业调研的人行云浮中支调统科科长戴斌告诉记者:“受到今年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真实情况与预测结果有一点出入,但这对于地方金融系统掌握行业动态并适时推出金融服务起到了推动作用,也成为人行分支机构出台相应政策细则和进行窗口指导的重要依据。”

        这样的工作机制也得以保留下来。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人行云浮中支再次围绕其可能造成的影响对行业内主体进行了跟进调研。“生猪养殖企业在假期也不会停止经营,因而我们并没有因为人力、饲料来源等问题受到影响。不过,部分中小型养殖企业确实会受前期人力、运输等成本叠加的制约而中止或暂缓经营。”在被问及当时的生产情况时,麦小平表示,疫情带来的更多是地区内部的行业整合,对于整体的养殖恢复并没有造成太多影响。“从市场角度看,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因为人们普遍减少外出就餐,终端市场的猪肉需求反而减少了。”戴斌补充道,“这无意间给产能提升争取了时间,再加上国家层面在冻猪肉收储等方面的调控,促成了近半年以来批发价格波动下行的态势。”

        在麦小平看来,在今年和接下来的一至两年中,产能的恢复和提升仍是经营重点,“在去年刚经历完非瘟疫情后,我们公司的仔猪不足3000头。而在去年新增贷款和今年再贷款的支持下,我们公司今年的产能预计可以恢复到出栏5万头的水平。”据人行云浮中支统计,人行云浮中支近一年来新增运用再贷款支持生猪养殖行业的贷款达到5635万元,这其中,人民银行今年初的抗疫专项再贷款政策带来的增量尤为明显——截至10月末,该行运用再贷款支持生猪养殖行业的贷款余额为5135万元。在“双疫情”的背景下,地方金融支持护航了生猪产能的加速恢复。而谈及未来,针对目前非瘟疫情仍未完全消除以及行业长期防疫工作的需要,多数大型养殖企业表示,在产能恢复后有计划逐步从目前“公司+农户”占主导的模式,逐步转向更为标准化、集约化的大型养殖小区模式,这意味着未来,生猪养殖产业需要更多中长期投资,也对相应的金融服务提出了更多期待。

        相关阅读:“双疫情”加速标准化规模养殖进程

        不同于今年3月份电话采访中所说的规模化占比更高的趋势,记者此次实地走访生猪养殖主体的过程中,听到更多企业负责人谈到了未来转型标准化规模养殖的思路。与目前多数养殖企业采取的“公司+农户”的模式有所区别,大型养殖小区模式是由养殖企业进行更为标准化、集约化的方式进行经营管理。早在2016年印发的《全国生猪生产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中,农业部就提出了推进标准化规模养殖、建设现代生猪种业、加强屠宰管理和疫病防控、推动全产业链一体化发展等在内的生猪生产发展总体思路。而真正改变上游养殖企业发展思路的,还是非瘟疫情和新冠肺炎疫情给行业带来的冲击。

        首先,非瘟疫情并未结束。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绝大多数大型养殖企业都已从制度、管理和硬件提升等角度探索出相对有效的疫情防控方案,生猪的存活率目前看也已接近非瘟疫情前的水平。但农业农村部10月下旬在2020年前三季度农业农村经济形势发布会上提示,非洲猪瘟病毒已在我国定植,污染面较大,疫情点状发生的态势将在较长时期内存在。以目前“公司+农户”的模式,养殖企业对所带动养殖户的引导和管理其实还是相对分散的,相同的投入并不一定能够带来同样的防疫和环保效果;与此同时,不同养殖场之间仔猪的频繁调运增加了病毒接触的可能性。而在养殖小区的模式下,更多的防疫环节可以交给机器设备完成,人员完成的防疫工作也可以被更严格地监管。考虑到疫情防控的长期性,中长期投入进行标准化管理对于大型企业而言更为高效。

        其次,在一段时间内,一些中小散户不具备增加养殖规模的条件。在近期对人大代表建议提升养殖门槛、退出散养方式的答复中,农业农村部表示,我国以发展标准化规模养殖为生猪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同时也应关注到,中小养殖户仍是猪肉稳产保供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不少农村家庭主要经济来源和贫困农户脱贫致富的重要途径。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确实存在部分中小型散户在两次疫情中受冲击较小,得以持续开展养殖工作。但一方面,在经历了全国性的非瘟疫情后,一些中小散户经营思路趋于保守,选择维持现状或退出市场;另一方面,在目前大型养殖企业迅速增产的背景下,仔猪、能繁母猪价格以及养殖成本的高企也间接抬高了行业的进入门槛。在经过相应的养殖周期后,规模化养殖占比将更高,这也为未来的养殖小区建设打下基础。

        再次,标准化规模养殖更有利于生猪价格的稳定。事实上,我国生猪价格形成猪周期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分散养殖占比较高带来的生产周期所引起的。能繁母猪的生育周期为4年,这也是我国猪周期的大致频率。大型规模化养殖企业多数有稳定的销售渠道,与市场对接频繁且有一定资本积累,他们能够根据市场供需及时调整生产节奏和周期;而中小散户多数只能依照母猪的生育周期决定养殖节奏,一旦这一群体占比较大,市场就可能存在周期性的供需不平衡,进而引发价格波动。而相应地提升规模化管理,整体生猪养殖的主动性会更高,理论上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弱市场价格波动幅度。

        在一系列因素的影响下,可以看到,未来的生猪养殖优势将进一步向规模化聚集,加上长期防疫的压力,必将有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逐步转型养殖小区模式。而这种养殖模式的转型,也意味着要求土地、资金、技术等在内的生产资料更为集中。在2016年的生猪生产发展规划中,政府相关部门就注意到了可能制约生猪规模养殖发展的土地资源短缺问题。未来逐步转向养殖小区,意味着更多的规模化、可流转的土地应集中于生猪养殖及相关产业,这要求地方政府在配给土地及政策资源应更加积极和灵活。资金方面,目前金融支持生猪养殖的服务方式仍相对有限,纯信用、担保等方式从长期看也不利于银行等金融部门的风险防控要求。在生猪养殖标准化规模养殖的发展趋势下,各金融部门应紧跟产业发展特征和需求进行创新,以更安全、有效地满足生猪养殖产业中长期的发展诉求和风险防控要求。


      (审核编辑: 钱涛)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评论)
        加载更多
        金沙贵宾会vip登录